飞腾知识网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毕业论文 > 证券金融 > 债务市场 > >

央行副行长易纲:我们如何防御金融市场的跨境风险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1000000 人

  搜狐财经讯 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6年会于3月19日至21日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本届论坛以“新五年规划时期的中国”为主题,围绕“十三五时期”中国经济增长与改革、深化财税体制改革等重大议题进行探讨。论坛峰会还将就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互联网未来、中国G20峰会等热点议题进行深入讨论。

  19日上午分组会主题为“展望G20中国峰会”,国务院研究室副主任韩文秀主持,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秘书长古里亚、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秘书长穆希萨·基图伊、美国前财政部长罗伯特·鲁宾参与了对话讨论。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发表了重要观点,他指出,在全球经济一体化、金融一体化的时候,跨境的风险非常大。所以如果处置跨境的风险进行协调,这些就是我们在国际货币体系和国际金融框架的设计中要考虑的这些因素,我们要直面这些风险,要回答这些风险,要做出一个设计,使得我们这个新的体制更好的能够防御这些风险。

  以下为文字实录:

  易纲:我想讲的题目是在这次G20中我们怎么样做国际货币体系和国际金融架构改革。大家知道,我们G20承诺要强劲、可持续、平衡的增长,但是这个增长其实需要一个金融体系、金融系统、金融市场来支持,没有一个非常稳定的或者是有韧性的金融体系来支持实体经济,这种强劲可持续和平衡的增长是不可能的。大家看在过去当金融发生危机的时候,都会非常大的影响了经济增长,比如说2009年雷曼危机。2009年全世界的GDP是负增长,可见如果金融市场不好,金融发生了大的问题,我们G20整个的目标就会受到影响,这点对我们在座的人非常熟悉的就是亚洲金融危机、次贷危机、雷曼危机、希腊危机等等,都会对经济增长带来非常负面的影响。

  在这些危机中我们看到了什么风险呢?在金融市场我们看到了什么风险呢?我们看到了系统性风险,这是第一,我们看到了第二,道德风险。如果我们的体制、框架做的不对,金融系统承担了过多的风险,实际上是有道德风险的,这个道德风险最后是国家买单。第三,我们看到在买单的过程中,纳税人付了太多的成本,所以纳税人非常气愤,纳税人要求立法机构严格管制金融市场、金融机构等等。同时我们也看到了另外一个风险,在全球经济一体化、金融一体化的时候,跨境的风险非常大。所以如果处置跨境的风险进行协调,这些就是我们在国际货币体系和国际金融框架的设计中要考虑的这些因素,我们要直面这些风险,要回答这些风险,要做出一个设计,使得我们这个新的体制更好的能够防御这些风险。

  在今年的G20过程中,我们成立了G20的国际金融架构工作组,在这个工作组中我们一致同意,要研究以下五个问题。

  第一,继续推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份额和治理结构的改革。大家知道,由于美国国会的批准,我们第14次基金的份额改革刚刚成功的完成,我们向前看有第15次的份额总检查。

  第二,我们要改善国际主权债务重组体系,维护债务的可持续性。主要是我们想把集体行动条款和同权条款加入到现在存在的国际主权债的存量中,这一点巴黎俱乐部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都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第三,我们要研究监督和管理跨境资本的流动。现在由于QE、QQE,还有现在新的货币的形式,使得我们跨境资本流动非常大,有些发展中国家由于资本的大进大出,使得一些发展中国家他们的汇率也大幅的波动,这也是我们要考虑的问题。

  第四,我们要完善全球的金融安全网。全球的金融安全网现在我们看到有四个层面,第一个层面,各国自己的外汇储备;第二个层面,双边的互换;第三个层面,区域的安排。区域的安排比如说像金砖的安排、比如欧洲的ESM,这些是区域性的金融安全网的安排;最后一个就是全球的安排,全球的安全是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委中心的一个金融安全的一个安排。怎么在这四个层面中加强协调,这是我们要考虑的问题。

  第五,我们要加强SDR的作用。

  作为我的结论,我们在进行这些国际货币体系和金融架构的改革,但是我要重申,中国是现行国际货币体系和金融体系的参与者、建设者、贡献者和受益者。大家知道,我们去年庆祝了二战胜利70周年,实际上在二战胜利后,中国参与了国际货币体系,包括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盖特(音)和后来变成WTO所有这些体制的坚决,所以我们应该说我们坚决的维护以联合国宪章为基础的国际次序和国际体系。我们要推动现有的国际体系的改革和完善,是要增加发展中国家的和新兴市场的代表性和发言权。但是我要强调的是,这种改革并不是挑战现有体系,也不是推导重来,也不是另起炉灶,我们要做的,我刚才说的这些事,都是要创新和完善现有的国际货币体系,使得我们这个国际货币体系为我们整个全世界的强劲可持续平衡增长做出更大的贡献。谢谢!

  古里亚:各位尊敬的朋友,我非常高兴再次回到中国。OECD非常荣幸能够和中国共同的合作来共同为G20峰会做主办的工作,目的是帮助我们实现创新、包容的全球经济的发展,目的是要进一步的促进增长、促进创新,提高就业率,同时也要增加我们经济的包容性,这一切都是我们在杭州峰会当中会要谈的内容。我们需要将我们的努力和精力投入到这项准备的工作当中,因为现在经济的复苏是不平衡也是非常疲弱的,我们认为我们全球经济的预期被OECD再次的下调了,2017的预期包括2016年的预期都降低了半个百分点,这就意味着我们对于全球经济的预测下调了0.3个百分点,这对于我们全球经济来说应该说是非常不利的。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在危机之前全球的经济增长率或者说定速巡航的速度是4%的增长,事实上我们在危机之后的情况并没有发生任何的改善,全球贸易额也是增长非常疲软,2015年只有2%的增长,全球直接投资的流动增长也是非常有限的。所以在这儿我想说的是,在过去15年当中只有5年贸易额的增长是低于全球经济增长的或者全球G20增长速度的,而这5年当中全球就出现了经济增速放缓或者衰退,并不是说我们现在面临的是衰退的情况,但是我想强调现在经济的情况并不乐观,我们必须要应对这种非常疲软的要求,因为这种需求的疲软可能会带来通胀的压力,同时对于很多新兴经济体来说他们也非常脆弱,这种脆弱与他们外汇的头寸以及包括他们国内的债务水平是密切相关的。


热榜阅读TOP

本周TOP10

浅谈基于经济资本的商业银行风险管

浅谈基于经济资本的商业银行风险管

论文关键词:巴塞尔新资本协议 经济资本 RAROC模型 商业银行 风险管理 内容摘要:随着商业银行经营、管理...